• 咨詢熱線:0571-87004881

行業聚焦 ASSOCIATION NEWS

P2P網絡借貸辦法明確13條禁令,個人最多借款100萬

來源:    發布時間:2016-10-09

8月24日下午,銀監會就《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以下簡稱“《暫行辦法》”)有關情況召開新聞發布會。這也意味著P2P網貸行業首部業務規范政策正式面世。

《暫行辦法》對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作出以下規定:

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不得從事自融,不得為出借人提供擔保或保本保息。

不得將融資項目拆分,不得發售銀行理財、券商管理、基金、保險或信托產品等金融產品。

不得從事股權眾籌或實物眾籌等業務。

不得吸收公眾存款;不得設立資產池;網貸機構具體金額應當以小額為主。

《暫行辦法》允許網貸機構引入第三方機構進行擔保或與保險公司開展業務合作。對網貸業務活動實行負面清單管理,不得開展類資產證券化等形式的債權轉讓等行為。另外,網貸機構應充分披露借款人和融資項目信息。

目前的13項禁令是:

(一)為自身或變相為自身融資

(二)直接或間接接受、歸集出借人的資金;

(三)向出借人提供擔保或者承諾保本保息;

(四)自行或委托、授權第三方在互聯網、固定電話、移動電話等電子渠道以外的物理場所進行宣傳或推介融資項目

(五)發放貸款,法律法規另有規定的除外;

(六)將融資項目的期限進行拆分;

(七)發售銀行理財、券商資管、基金、保險或信托等金融產品;

(八)開張資產證券化業務或實現以打包資產、證券化資產、信托資產、基金份額等形式的債權轉讓行為;

(九)除法律法規和網絡借貸有關監管規定允許外,與其他機構投資、代理銷售、推介、經紀等業務進行任何形式的混合、捆綁、代理;

(十)故意虛構、夸大融資項目的真實性、收益前景,隱瞞融資項目的瑕疵及風險,以歧義性語言或其他欺騙性手段等進行虛假片面宣傳或促銷等,捏造、散布虛假信息或不完整信息損害他人商業信譽,誤導出借人或借款人;

(十一)向借款用途為投資股票、場外配資、期貨合約、結構化產品及其他衍生等高風險的的融資提供信息中介服務;

(十二)從事股權眾籌、實物眾籌等業務;

(十三)法律法規、網絡借貸有關監管規定禁止的其他活動。

征求意見稿和正式的發布稿區別:

據銀監會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鋒介紹,征求意見稿和正式的發布稿區別在于:

第一個區別,正式發布稿我們進一步明確了“網貸”機構的監管體制安排。總體來說,對P2P網絡借貸機構,我們采取了適度監管、協同監管的理念

第二方面,正式發布稿與征求意見稿的一個最大區別,就是進一步明確了網絡借貸機構的定位:

第一方面進一步明確“網貸”機構是信息中介而不是信用中介,不允許“網貸”機構吸收存款,設立資金池進行非法集資等。

第二明確網絡借貸機構是小額分散的經營模式,主要為傳統金融機構覆蓋不了,或者是滿足不好的廣大群眾的資金需求提供服務,就是為我們所說長尾客戶提供信息撮合服務。

第三個區別,就是我們在自律管理體制上,明確了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履行網貸行業自律組織職能,并成立“網貸”專業委員會,進一步明確了行業自律組織在網絡借貸機構中的職責,對各省是否根據條件單獨設立地方性網絡借貸行業自律組織我們沒有做出規定,但是對全國的自律組織我們是明確的。

現場記者提問環節:

記者提問:

李主任您好,我是來自財新的記者。我想問一個問題,您剛剛提到雙負責制,我們覺得這個比較重要,《辦法》現在確立了一個P2P的基本管理體制,然后在當中銀監會起到一些作用,然后還有各地金融辦也要發揮一些作用,能不能具體的闡述一下究竟分別負責什么?以及我們之前了解到各地方的金融工作比較多,這個各部委之間怎么配合、協調,到底怎么落實這樣一個雙負責制?這個是不是就能夠保證我們對行業進行有效的監管?謝謝。

李均鋒:

剛才您提到這個問題,也是《辦法》監管體制安排的一個重大的變化。網絡借貸行業借貸機構長期缺乏監管、缺規則、缺門檻,實際上我們《辦法》就是要解決這個三缺或者三無的問題,其中一項主要的任務是明確對網絡借貸機構由誰來監管,誰來負責?總的原則,互聯網金融或者說P2P網絡借貸,不是哪家監管部門、哪個監管主體一家能包打天下的,必須實行一個協同的、共同的監管,今天我們在座的臺上的四個部門,在某些意義上來講,這四個中央部門都是網絡借貸的監管主體之一。

在整個監管體制安排中,我認為最重要的兩個主體,也就是剛才您提到的,我想再做一個簡要的說明。那么就是說,銀監會及其派出機構和地方人民政府的金融監管部門,這兩個監管主體它的主要職責和分工合作的方式。那么《辦法》明確銀監會及其派出機構從大的方面主要負責三個方面的監管:

第一,負責對網絡借貸機構的制度監管和政策的制定,這個就是我們說的對整個這個行業的規則、制度,從頂層上要作出安排。

第二,負責對“網貸”機構的行為進行監管。這也是按照新的理念,對新型的機構要加強事中事后監管,最主要的安排就是要對“網貸”機構的業務活動、“網貸”機構的經營管理活動、經營管理的行為進行持續的、不間斷的監管,當然我說行為監管包含的內容很多,我今天不一定一一列舉,總的要求是對“網貸”機構的經營管理活動要實行持續的、不間斷的行為監管。主要方式包括我們講的產品登記、資金的第三方存款、信息披露、投資者的消費者的權益保護。

第三,主要負責跨區域、跨地區“網貸”機構監管行動的協調和牽頭。我們知道“網貸”機構注冊地和經營地很多是分離的,或者說它是一種跨區域的經營,這樣的話,在地方,包括地方銀監局和金融辦監管上可能存在問題,這可能需要銀監會作為牽頭來進行協同、聯動的跨區域的監管,我想這是銀監會及銀監局監管的制度的制度安排。地方人民政府的金融監管部門主要負責“網貸”機構的機構監管。這個安排也是符合中央和地方金融監管職責分工的要求,也符合“網貸”機構作為一個非存款類機構,它的注冊在地方,地方人民政府有維護穩定、處置非法、打擊非法的資源,地方人民政府的機構監管主要體現在這么幾個方面。

第一做好“網貸”機構的備案登記,“網貸”機構的第一個環節備案登記是由地方人民政府的金融監管部門承擔。第二做好登記后“網貸”機構的信息的收集,及時的提出風險防范和預警的。第三做好風險機構的處置,包括機構的退出安排、機構的注銷,風險事件的維穩和處置,機構如果進行非法集資活動的牽頭組織打擊等。那么這個問題上雙負責會不會扯皮?我認為只要大家明確職責、形成合力是能夠解決的。

第一必須實行信息共享,雖然是行為監管和機構監管,對“網貸”機構的信息要實行共享,就是它的各種產品信息、機構信息要在地方人民政府和銀行業監管部門,就是銀監會和銀監局,進行信息共享。

第二是在一些非現場監管的預警安排上取得一致,就是對機構風險的預警提示、負面清單的提示要形成一種聯合行動。

第三對重點機構可以聯合組織進行現場檢查。

那么,通過大家既有分工又有合作,我認為雙負責的體制責任是明確的,經過大家的共同努力,可能也會取得很好的效果。

記者提問:

新華社記者,想問一下李主任,因為我們還沒有看到全文,看到新聞稿中提到可能會設定借款的上限,這個具體金額是多少?是出于怎么樣的考慮?會不會對基本的業務發展造成沖擊?

李均鋒:

你剛才提的問題也是我們這次《辦法》修改正式稿和征求意見稿比較大的區別,剛才我也講了,可能也是大家比較關心的。這次我們馬上要公布的《辦法》,明確了小額分散,特別在資產端明確了借款的單一個體的上限。規定,單一的個體、單一的自然人在一個平臺上的借款上限是20萬,單一組織、法人在單一平臺上借款上限是100萬,單一自然人在多個平臺的借款上限是100萬,單個法人在多個平臺的借款上限是500萬,那就是500萬、100萬、100萬、20萬,這個繞口啊。那么作出這種安排主要是基于三個方面的考慮:

第一,進一步明確“網貸”機構定位的需要。我們講現在的投資端也好、資產端也好,我們有豐富多彩的金融機構在為各類的社會主體進行投資的服務、融資的服務。現在所謂服務不足、服務不到位、服務不充分的,主要是個體經營者、個體消費者、小微企業、農民等,他們小額的融資需求不能得到及時的滿足,那么在投資端,現在各類金融機構有大量的產品,由我們老百姓去選擇,但是多數門檻比較高一點。那么互聯網金融,尤其是P2P,它的定位就是要解決傳統金融機構中不能被覆蓋,或者不能得到很好的便利化,得到融資服務的這類投資人和這類借款人的需求,那么這類需求,我們經過大量的分析,都是小額的,而不是上億大額的,大額企業的融資也好、項目也好,傳統金融機構解決的應該說還是不錯的,這是第一。

第二,互聯網技術,利用互聯網這種渠道,利用云計算、大數據的技術,從目前來看,在風險控制和信息搜集上也只能定位為這種小的融資需求,我們大的融資需求,幾千萬上億的,沒有現場的實地的調查和風險控制,單靠我們網上的信息搜集、大數據的處理,是解決不了大額資金需求風險控制的問題。目前,應該說我們的銀行搞了這么多年,大額貸款還要擔保、還要抵押,還有風險呢,那我們網上大數據就能解決大額資金的風險控制?我認為這個從現在來看解決不了。我們現在說的小額分散主要是以自然人、個體為主的,他們的各種行為信息和非行為信息,我們通過大數據、通過網上來解決信息不對稱,來解決資產端的風險控制,我認為從邏輯上說得通,但是對大額的資金需求,利用現在的大數據技術、互聯網技術進行風險控制,目前應該說還沒有成功的經驗。

第三,從國際慣例來講,從其他國家網絡借貸發展的情況來看,美國也好、英國也好,他們現存的比較規范的網絡借貸機構,他們的定位就是小額。比如說美國的有家“網貸”機構,他對自然人的上限就是5萬美元,當然我記得不一定準,也可能是6萬美元,對企業的上限就是30萬美元。英國的“網貸”機構也有類似的要求。

最后,從我們現在現存的有經營活動的2400家左右的“網貸”機構,這個機構現在是市場的數據,還不一定準確,來看,有把自然人也好、法人也好做小額資產端的,多數風險控制都比較好,經營比較正常。那么做大額的,多數涉及到自融自保,多數涉及到期限錯配,涉及到設立資金池,多數參與到房地產等目前限制性的行業。那么,做小額分散的,基本上是滿足了我們講的P2P的本意,回歸到了普惠金融的本質。那么做大額的,基本上是背離了網絡借貸本身的意思。

而且我們在調研過程中,多數大額的資產,多數是通過線下,完全是線下的客戶收集和管理手段解決的,根本不是通過線上來做的,實際上是傳統銀行業務風險管理換了一個名稱,他說是互聯網金融。所以我們講,從國內國際的實踐看,從互聯網這個技術手段的本質看,從P2P的定位看,必須把它定位在小額分散。當然了,你說20萬、100萬、100萬、500萬是不是就是非常科學?我們想這是暫行辦法,也允許在下一步探索中,根據實踐、根據事物的發展再進一步的進行觀察和探索,總的我們認為暫行辦法目前定的這個上限是符合國際要求,也符合國內部分機構的實際。當然了,剛才我也講了,現存機構存在的多數不符合這個要求,怎么辦?我們也講了,有一個12個月過渡期的安排,《辦法》發布以后大家允許有一個整改,有一個逐步回歸的過程,也給從業者機構有一個12個月的整改安排。


記者提問:

我是中央電視臺的記者,想問一下李均鋒主任,這個《辦法》采取了哪些措施防控行業的風險?還有關于資金存款的這個事兒,因為從去年征求意見稿出來之后,有很多的P2P平臺實現了在銀行的資金存款,但是這個進展特別緩慢,近一段時間,我們也了解到銀監會給一些銀行下發了“網絡借貸資金存款業務指引”的征求意見稿,有一些平臺反映說這個要求太嚴格了,然后銀行方面會覺得這個業務也不怎么賺錢,但是這個風險還是挺高的,您怎么看待這樣的現象?未來我們會有什么樣的措施來推進這個事情的進展?

李均鋒:

你這實際上是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關于“網貸”機構怎么防范風險?我想《辦法》以及下一步要出臺的配套制度,從制度上做了很多的安排。這些制度的安排,都是要從防范風險和保護投資者權益的角度做一個安排。第一個安排我們要對“網貸”機構實行負面清單的管理,就是劃定底線,明確哪些東西“網貸”機構不能干,我們規定了13條“網貸”機構不能做的負面清單,那么負面清單的管理就保證了“網貸”機構必須專注“網貸”、專注主業,防止風險的相互傳遞和干擾。

第二個制度安排上要求“網貸”機構必須實行不同的資金分別開立帳戶,“網貸”出借人的資金、“網貸”自身的資金,必須由銀行業金融機構進行第三方存管,確保“網貸”機構信息中介的定位,不搞資金池。同時也防止平臺自身接觸現金,防止平臺挪用出借人的資金。

第三個制度安排,“網貸”機構必須要進行,特別是產品要進行真實、準確、及時的登記和信息披露。確保投資人對產品資產端、借款人情況的及時了解。

第四個對投資人的適當性,雖然我們講P2P的門檻比較低,但是對投資人的適當性也提出了安排,這是從制度安排上來防范風險。

從維度上我們講防范風險必須有多方面的維度:

第一個維度就是加強監管,從政府監管的角度,要從保護投資者利益的角度來強化對機構的監管;

第二個維度要從“網貸”機構本身,必須要明確業務邊界,進行規范的經營和真實的信息披露。接受市場和各方面的監督。

第三個從投資人來講,也必須提高他的風險意識。我們講網絡借貸核心是一種直接融資,是出借人,個體與個體之間的直接融資活動,出資人就是投資人,投資是有風險的。投資者必須要明確,你的投資活動不管額度多大是要承擔風險的,不是存款,所以我們講“網貸”有風險投資需謹慎,也適合我們平臺的投資人。我想“網貸”機構的風險防范和控制,剛才我還講了,“網貸”機構必須堅持小額分散防止集中的風險,剛才我已經闡述過這個問題了,如果從制度設計上,從利益相關方,監管者機構和投資者幾個角度共同努力,我想“網貸”機構既會為大家提供一種融資和投資的便利,也會在一種規范的情況下,在防范風險的情況下,有一個很好的發展。

第四加強行業自律和市場約束。

關于你談到的資金存管的問題,這個《辦法》已經明確的規定,“網貸”的資金必須由銀行業金融機構第三方進行存管,只有銀行業金融機構才是“網貸”資金的存管者,而不是其他機構,這是明確的。

那么怎么樣解決好存管者它的監督責任和“網貸”機構作為一個委托者的義務。存管者和委托者要通過雙方市場的辦法協商來形成一種合約關系,要在合同中明確雙方的責任和義務,作為監管者,我們正在制定網絡借貸資金第三方存管指引,有的同志可能看到了,我們本來是一個內部征求的意見稿,它是一個征求意見稿不是正式稿,大家有不同的議論我認為很正常,我們將根據不同方的意見來進一步完善這個第三方資金存管的指引。最終的要形成資金存管者和委托者互利共盈的目的,雙方合作、互利共盈,既要達到確保“網貸”機構信息中介的定位不變,又要在合作中實現“網貸”機構業務經營的正常化和銀行作為存管者它的利益,既要行使它的責任也要有它的利益,要形成互利共盈。我們會更多的聽取銀行業金融機構,包括我們“網貸”機構和監管們的意見進一步完善我們的指引。

大家可能現在關心比較多的是,可能在合作中有不對等,銀行業金融機構可能是比較強勢一方,“網貸”機構是比較弱勢的一方,這個我認為也是正常的,我們從監管者來講就要把大的規則來定好,把各方大的責任、權利、義務定好,具體的合作還是要交給市場、交給機構本身去協商,不可能由政府包辦,我們必須強令哪家銀行給他存管,這也不太現實,還要尊重市場,尊重機構自身的選擇。

铁拳擂台电子游艺